【长安村庄】——兴隆街道楼子村(楼子村 、东楼村)

图片 7

自古以来就有耍狮子龙灯的民间艺术,且代代相传。每隔三五年,值新春佳节就要大耍一次,其中“狮子三呼”、“上桌腿”、“金线吊葫芦”、“狮子产仔”、“狮子拆塔”等名目,十分精彩。锣鼓更是闻名遐迩,1994年曾获西安市第三届鼓王夺标大赛“金奖”,2000年在西安市大南门外广场参加陕西省举办的迎千禧年大型锣鼓表演,同年4月又应邀去江苏无锡参加全国鼓王大赛,一举取得“中华鼓王”称号。

1958年前,古城墙和城门、城楼还在。1958年大跃进“拆墙取粪”时城墙才被拆除。

图片 1

20世纪70年代,眉户戏有了女演员,其中最著名的叫苏侠娃,长相、扮相娇美无比,唱功婉转悦耳,眼目柔情似水。《白毛女》中扮演喜儿,《红灯记》中扮演铁梅。再加上男女演员合作,把眉户唱红了方圆百村。姑娘大了就要出嫁,村中男男女女都舍不得这娃,找苏侠娃她娘,提出“不准侠娃出村,要嫁嫁到咱村。”

(刘秀)

责任编辑:

改革开放前,村民主要种小麦、玉米,另种棉花、红薯等,广种薄收,常年为吃穿发愁,村内无任何大的机械。改革开放后,村民从事建筑、工业、运输、商业、种植、养殖等,人均年收入达万元以上。村民房屋由过去的土瓦房全部新建为楼房,过去想也不敢想的摩托、汽车、小轿车等进入寻常百姓家。

图片 2

车十多家,形成了以预制业为龙头的大产业,流转资金在5000万元以上,一举成为兴隆地区的首富村。

据《长安县志》载,张高村建村约在明嘉靖年间,“张高、张王二村统一命名为张明里”。可见在嘉靖年间,张高、张王二村同为一个村级行政单位。

责任编辑:

20世纪50年代初,34岁的李秀珍,通过政府办的冬学班扫盲,学了不少知识,但她认为远远不够,所以在当年的春季开学又在菩萨庙小学堂和女儿一起报了名,同在一个班上学,整整上了两年多。在当时传为佳话。

图片 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4

位于兴隆街办驻地西北约三公里处,东和郭杜街道蒿家湾、官坊接壤,南和西甘河村毗邻,西和童家村、细柳街道辖内三角村相连,北和细柳街道的徐家寨相伴。东楼村为一村委会,南北两村合称楼子村委会。楼子三村现有1800多人,而新中国成立初南村不足600人,东村不足280人,北村不足250人。

20世纪60年代中期,该村一度起名“红卫大队”,有一幅横幕帘为证,但村民则戏称自己村为“红芋大队”,因为全村三个队都曾大量种植红芋,靠卖红芋苗和红芋增加村中集体经济收入。

新中国成立初村子不足百户,古河桥垮塌后,交通不便,消息闭塞,被人称为“夹皮沟”。至20世纪70年代初,主要靠编织芦席维持生计,炕席曾销往周边各村。20世纪70年代中期,“罐罐井”开始流行,村里人便去河中拉沙石,预制“井瓮子”,成为村里人的副业。后来又兴起盖“平房”、“楼房”,村里人便开始预制“挑头”和“楼板”。现在全村有楼板场40余家,拖拉机拉运户20余家,砂石

新中国成立初只有24户,村中小娃不多,只有几个老外甥在村中玩耍。“外甥给村中充人数”也成为人们的美谈笑谈。

原标题:【长安村落】——兴隆街道楼子村(楼子村 、东楼村)

新中国成立前后,村中眉户的“箱主”叫王善富,曾是陕西戏曲研究院眉户老调的研究员,在当时非常有名,方圆百里都知道。村子自编自演的剧目很多,其中群众最喜欢的有《打脏婆娘》《双上吊》《一张牛皮钱》等,新中国成立后第二传人叫王明理,老人说:“几百年的曲谱、本子,让我2004年才烧了,总说太烂,怕用不上了。”第三代传人叫王乃亭,拉头把胡琴。眉户乐器主要有三弦、板胡、二胡、笛子、铃铛,据说还有大鼓。这一时期可以说是眉户“文艺复兴时期”,村中演出的剧目有几十个,如《三世仇》《大上吊》《一颗红心》《三月三》《白毛女》《红灯记》等。

图片 5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新中国成立后出名的有楼子北村郭永幸(1940—2007),西北工业大学毕业,一直从事航空研究,大学毕业后在阎良试飞院工作,曾任技术处处长,630所所长等职务,为国家级研究员,所研究传感器获国家科技二等奖,退休后和清华大学合作在深圳生产专利产品传感器远销法国、西欧等发达国家。2007年病逝,享年67岁。

图片 6

村东有一高坎称作“老虎崖”,常有老虎出没咬伤人畜,被西汉时周家庄壮士“周处”用朴刀砍死,是有名的“周处除三害”故事发生地之一。

张高村也叫张目村(张木村、张明村)、高堡子,高姓占全村90%以上。据村中“三老”回忆,他们小时候,高家族谱还在,老祖先叫作“高贵”,四个儿子,衍生为四大家族。另有张姓四家、李姓七家、郭姓一家。

图片 7

“张家的地,刘家的房,苏家的势力比人强。”有姓氏四大户,即王、张、刘、苏。有地百亩以上的地主有王登贵家、张万家、苏浩家。旧社会,共有耕地2000多亩,91户,440余人,马、牛、驴、骡、牲口54头。可概括为“四大家,五小家(地主),还有二十四户银户家(富裕中农)”。富户占全村人口的1/3。在当时就算是大村大社,所以村被称为“小日本”,再加上姓苏“当家爷”的威名,邻村和土匪都不敢来招惹,这大概是村子不打城墙不设防的缘由吧。别的村都吼着正宗“秦腔”,唯独该村却唱着柔情似水的“西音”“散东”眉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