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艺中夏族民共和国之福建云茶篇:修旧如旧 还原瓷器本来风貌

图片 9

由济南日报报业集团颁发的“济南工匠”奖杯被王春发放在工作室最显眼的位置。

图片 1

陶瓷是中国的国粹,王春发介绍说,古陶瓷修复技艺在中国古陶瓷成为艺术欣赏品时应运而生。“它们经岁月打磨后变得伤痕累累,如果不修复,将不被重视。古陶瓷修复师恢复其风貌及观赏价值的同时,也是在抢救和修复传统文化。”

图片 2

图片 3

走进张浩的文物修复工作室,一张长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工具,除了刷子、锉刀、颜料、化学试剂等常规工具,还有手术刀、化妆棉等稍显“奇特”的工具。虽然是大白天,但桌上的几盏灯都亮着,身穿白大褂的张浩坐在桌前,专注地修复着手上的古瓷器。

身穿白大褂,手持刻刀,用毛笔蘸取颜料,修复瓷器原有纹饰,今年60岁的王春发是一名古陶瓷修复师,精通无痕修复,“抢救”传统文化。

为了留住这些传统手艺,东家和西影数码传媒基地联合打造了守艺系列纪录片,更好的把匠人制作器物的工艺流程和传承故事,通过影像方式记录下来,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中国传统手艺,留住手艺,守护传承,让传承成为潮流,带动更多的观众关注中国手工艺,关注中国东方美学文化。

修复瓷器前,王春发都要与它认真对话,仔细观察。

张浩的父母都是文化工作者,从小耳濡目染,他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8岁那年,在姥爷家翻出一个铜镜摆弄着玩,一不小心铜镜掉地上摔成两半,看着变成两半的铜镜,张浩有些害怕,但姥爷并没有责骂他,而是鼓励他和自己一起试着给铜镜来个“破镜重圆”。这次经历,激发了张浩动手的兴趣。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文物修复,仅有热情远远不够,还必须进行系统学习。2015年,在单位领导的支持下,张浩赴济南开始了专业的学习,并结识了古陶瓷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王春发。王春发老先生在古陶瓷界享有盛誉,有着极高的个人德行和修复技艺。开始,对于张浩,王春发并不看好:“先前有不少年轻人过来求学,但大多数人坚持不到3个月就放弃,我把这叫‘100天现象’,我收徒弟的标准很高,要有诚心、有德行,这样才能和需要修复的古陶瓷对上话。”

图片 7

图片 8

原标题:故事|瓷匠王春发

“文物修复需要化学、物理、绘画、色彩等多种技能。”张浩介绍,一名出色的文物修复师,既要会用注射器、镊子、手术刀、显微镜等工具做基础的修补,又要能利用环氧树脂、草酸、乳胶等发生化学反应,还得能拿得起锉刀和砂纸,一遍遍地对瓷器进行打磨,到了调色上釉阶段,还得展示绘画技能。古代烧瓷器温度和火候不均匀,所以同一件器物,不同部分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釉面仿得真不真,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调色是最考验文物修复师的,师傅只能告诉你说调某种颜色大概需要哪几种颜料,但怎么调出这种颜色,只能靠自己悟。就像炒菜一样,今天做大锅菜,明天做小炒儿,不同调料放多少,咸了淡了,完全要靠自己把握。而在古陶瓷修复调色环节,最难修的不是那些色彩绚丽、画满各种精美图案的瓷器,而是单一颜色的瓷器。张浩拿起一个单色釉的古瓷器给记者介绍:“看上去是单一颜色,实际上是五颜六色,或者还有拉坯的痕迹和矿物质颜料,无痕修复就是要在这种细微的差别中做到浑然一体,禁得起甄别,甚至是精密仪器的检验。”

记者在王春发工作室看到青釉伎乐纹扁壶的修复前后对比图,一堆残存的碎片在修复后,焕发出新生命力。

对于手艺人来说,一辈子用心只做一件事便是他们的最高境界。父辈在学艺过后,于80年代初开始制作仿古瓷,并收藏各种古瓷。90年出生的李琳出生回到家后,眼睛所见之处便都是瓷器了,在老城区市中心一个弄堂里,三栋小楼,便是李琳儿时记忆的开始。会走路开始便在自家作坊摸爬滚打,同龄人在捏橡皮泥时,她便随手找一坨泥巴捏一些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小玩意儿。陶瓷对于李琳来说,不单单只是一件器物,也是从小到大的一个“玩伴”。

今年60岁的王春发自幼动手能力就很强,从小玩的各种玩具都是他自己动手制作的;结婚后家里用的床、沙发、茶几、橱子等家具也由他亲手打造。那时,只要下班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琢磨,从构思到画图纸,再到找材料成型……在别的年轻人喜欢到处玩耍时,王春发最喜欢的则是静静地研究自己的“发明创造”。

但在多次接触中,王春发被张浩的诚心和信念所打动,决定收他为徒,张浩也因此成为王春发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徒弟。

王春发说,全国精通古陶瓷无痕修复的人屈指可数。“没有竞争,行业就不能进步。”他希望古陶瓷修复行业能出现更多能人巧匠,以此来推动行业发展。

图片 9

静谧的工作间内只能听到刻刀在瓷器上划过的声音。

张浩告诉记者,一名修复师的骄傲从来不来自炫耀自己修过多少文物,而来自更真实的器物,更具体的手感:这件文物我修过,我对得起它,我放心。

古陶瓷修复主要包括试平、试色、手绘、点染、抠纹饰、仿釉、按花、点睛等10道繁杂工序。

中国的陶瓷无疑是世界伟大发明之一,陶瓷也是作为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追求的一个体现。李琳的世界很小,因为喜爱关于陶瓷的一切,守着一方天地,做着自己喜爱的手艺。

王春发的工作室更像一间实验室,他在这里尝试、研究各种新的古瓷修复技法。

给文物“治病”需精通十八般武艺

“这项技艺正面临失传的危险。”王春发表示,先前曾有不少年轻人过来求学,但大多数人坚持不到3个月就放弃,他称其为“100天现象”。王春发认为,做古陶瓷无痕修复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修复古陶瓷需要进入到“修复状态”才能找到感觉,才能和需要修复的古陶瓷对上话,这样才会乐在其中,也才能长期不懈地坚持下去。

文物修复遵守修旧如旧原则,残缺部位的补缺以原器物为准,古陶瓷修复分为6个步骤,清洗:结合化学清洗与机械清洗将器物清洗干净。2粘接:将破损的器物粘接。3补缺:以类瓷材料补全器物缺失部位。4打底:手工打磨至补缺部位与器物完全一致。5上色:根据器物不同情况,以喷加涂的方式给缺失部位着色。6罩光:使用防釉涂料,根据器物本身的亮度光泽,以喷加涂的方式进行罩光处理。古陶瓷修复是个还原过程,以各种先进科技类瓷材料,将古瓷还原它原本的原本姿态,从小观摩学习陶瓷制作各种工艺,欣赏并研究各种古瓷,也为日后做古陶瓷修复奠定了扎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