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老莱比锡

图片 17

灰蒙蒙的记忆

图片 1

你不知道的事

在当时,冰峰凭票配给,只有部分国营单位和餐馆才能享用它。一直到70年代后期食品工业开始复苏,普通市民才有了与冰峰接触的可能。

如今,冰峰打出“从小就喝它”的广告语,一下击中了西安娃的心。不论是烤肉摊,还是泡馍馆,不论是高级餐厅,还是街边小店,冰峰的身影从此再也没有消失过。

除注明外,内容均为赞叹品牌家原创

往里走,
发现这里就没离开过90年代。蚱蜢不知疲倦地在野草里蹦跶,一整排两人合抱才能搂过来的粗大梧桐,衬着黄色的车间和仓库。远远看到生产车间门口堆着数米高的齐整蓝色塑料筐,心里忽然开始冒泡,这无边无际喝也喝不完的汽水,约等于童年理想。

但人们还是买冰峰的帐。不是什么厉害的口味,但滋味纯粹。水是纯净水的味,甜是大粒白砂糖的甜,不像果葡糖浆和人工甜味剂那样甜得咋乎。落肚后,回甘是清爽的蜜桔气,在那样火热的夏天,很能催发出幸福感。

图片 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图源:giphy

但接触也多是发眼睛财。1973年前后,在西安最洋气的钟楼食品店里,玻璃瓶的冰峰常与上海大白兔奶糖,冠生园的纽西兰白脱酥等精致糕点摆在一起,看起来牛逼哄哄。

90年代,瓶身凸起了两个直径相同的棱儿。这样在生产线上就磨不到瓶身,棱磨花了瓶身依然晶莹通透。

图片 3

与大部分汽水厂不同,李智扬带领的广州亚洲汽水厂,选择了更灵活的以销定产方式作为切入点,由专人察看市场行情,随时送货上门。

LOGO变迁

想起特别小的时候,冰箱和空调还很矜贵,床底下总有几个滴溜圆大西瓜和一箱冰峰。清晨第一件事,就是先拿几瓶冰峰放到凉水盆里“冹”着。自来水凉得扎心,玻璃瓶刚一入水就隐去身形,橘黄色的汽水像是封存在透明冰块里一样,特别梦幻。

图片 4

“呲”一声拧开瓶盖,“咕咚咕咚”一瓶北冰洋见底,拿回瓶子押金,满足地打几个响嗝儿,这苗条瓶身上的“雪山白熊”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成为北京人记忆中最深刻的汽水味道。

冰峰,一种橘黄色汽水,由西安人创造。饮料届的销量狂魔,日销量保持在50万~70万瓶之间,年销量达2亿。在西安当地的受欢迎程度,让人发指,吃凉皮肉夹馍烤肉油泼面胡辣汤统统都配它……

仔细看,其实放置的都是回收的空瓶。这些空瓶要经过40分钟的清洗过程,在食用碱水和高温的双重作用下消毒杀菌,烘干,达到完全无菌的状态后,进入灌装车间。

图片 5

“亚洲”主导产品有橙宝、碧柠、沙示三种,老广州都知道,除了消暑解渴,亚洲沙示还有发散风热,祛感冒的独特功效,这可是洋汽水望尘莫及的。

冰峰也以为再坚持个十年,就能走向新世纪的黄金海岸,但是立马撞见冰山了。

90年代后,冰峰厂职工群策群力,将LOGO改成了几何线图标,印在瓶身上。当时还是纯白色。

1948年,一位姓李的老板从天津汽水厂购买了一套先进的汽水生产设备,准备到新疆建厂。经西安时,天降大雪,道路被封。设备就这样留在了西安,并于1951年,在东大街的马厂子建成西安第一家汽水厂——西北汽水厂。

图片 6

天上金风玉露,人间蜜桔冰峰。把赞美给这饮料,毕竟它提醒我们,让人梦回长安的,不仅是城墙公园下的秦腔一声吼,也还有当啷一声起汽水瓶盖儿的声音。

到了80年代,汽水终于成为亲民的夏季饮品,西安也一下涌现出20多家饮料厂。

老城的老故事

沈阳老牌汽水:八王寺汽水

图片 7

探秘冰峰工厂

01

最火的时候,拿货的汽车队伍从永定门外安乐林的厂子里开始,一直排到沙子口外。等不及的人都围到生产线上,汽水出来一箱拉走一箱。

这话真不夸张,孩子们吃4分钱一根的冰棍儿都从来不咬,一点一点舔化了慢慢嘬。1毛钱一瓶的冰峰,怎么着也算“高帅富”级别的。

LOGO变迁

一百多年前,荷兰人把汽水带进了中国,当时的汽水叫荷兰水,西安的第一台汽水设备就来自洋人所建的天津汽水厂。

所有曾经风靡一时的爆款,如今仅有伶仃的几个还能勉强想得起名字,或许有幸挤在便利店的犄角旮旯里,剩下的只能在“百度”里找寻踪迹。

图片 8

进入90年代以后,西安古城开始焕发勃勃生机。年轻人穿着牛仔裤,梳着“小虎队”发型,肩上扛着四喇叭录放机招摇过市,
去人民剧院看港台武侠片,不清场,一元钱能待一天。

而这个城市20年前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只能通过回忆去拼凑,但是今天的西安是什么样子,我们必将铭记。

一瓶老字号汽水见底,大叔想起了踢野球输的被剔了眉毛、阿姨也想起了自己的八寸喇叭裤、还有那个狭窄却像宝库一样塞得满满当当的小卖部、那段爽到打嗝的青春……

图片 9

悄然而至的黄金时代

西安

2016年初品牌复出,虽然加速推出了苏打水、盐汽水等新产品。但是错过了可乐市场品牌心智打造的黄金时机,天府想要卷土重来也非易事。

甚至,94年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厂里连购买原料启动市场的资金都没有。最后厂区职工集资捐款,凑够原料费,工厂才能继续开下去。

后来,流行的风头一过,“雪菲力”、“津美乐”因为种种原因悄然退市。可口可乐在考虑得失之后,也放弃了争夺。曾经在暑假喝了无数冰峰的孩子们都已长大,又开始兜转回来寻找童年记忆里那瓶橙黄色汽水。冰峰的销量开始缓慢回升。

图片 10

作为沈阳的老牌汽水,八王寺汽水一度把沈阳所有“洋汽水”挤出市场,稳占东北人最爱喝的饮料头牌,沈阳人很多都是喝着八王寺汽水长大的。

我夺得冰峰已成仙

冰峰标志最早是由陕西科技大学的史江滨老师设计完成的。七八十年代每个冰峰瓶子上都贴着这样的标志,图案是一座雪白的冰山。

图片 11

除此之外,还聪明地在营销方式上做文章,创造了“亚洲汽水,汽水亚洲;有我咁好气,没我咁长气;有我咁长气,没我咁好味。”的经典广告词,并且反反复复在广播电台和报纸刷屏。

进入90年代以后,西安古城开始焕发勃勃生机。年轻人穿着牛仔裤,梳着“小虎队”发型,肩上扛着四喇叭录放机招摇过市,
去人民剧院看港台武侠片,不清场,一元钱能待一天。

有大品牌加持,自己也是老江湖了,冰峰准备玩玩创新。2008年,冰峰搬到西安酒厂后,陆续推出了易拉罐版本,和酸梅汤等新口味冰峰,一年以后销量从6000万,狂奔到1个亿。

追溯历史,冰峰从设备到西安,今年整整70年。

《爱情公寓》里美嘉常说的“一口盐汽水喷死你”,说的就是正广和。

在当时,冰峰凭票配给,只有部分国营单位和餐馆才能享用它。一直到70年代后期食品工业开始复苏,普通市民才有了与冰峰接触的可能。

最早的瓶子都是直身,在生产线上来回一磨,很容易变花,影响美观。

图片 12

– END –

图片 13

冰峰也以为再坚持个十年,就能走向新世纪的黄金海岸,但是立马撞见冰山了。

比如百吉猫锅巴,在20年前在太阳锅巴一统天下的情况下董立军先生创办了百吉猫的品牌,发展到现在,500多米长的自动化生产线,产能可以达到一年1.5万吨,可以说是行业内自动化程度最高,产能最大的一条生产线了。

诞生于1953年,已经66岁的冰峰从最早的2毛一瓶,瓶子押金8分,到2014年的两元一瓶,其包装和口味几乎都没有做过改变,对西安人来说,它是浸着几代西安人感情的民族品牌。

图片 14

那就来聊点关于冰峰的小秘密好了——在激烈的饮料战场上,冰峰为何没被大众情人可口可乐干掉?称霸西安饮料王国长达69年的它,怎么就差点落户新疆?

20年来,还有许多像百吉猫这样的故事。

别小看,一瓶小小的汽水,其实都是一个城市的历史,更是民族企业的兴衰史。

图片 15

80年代冰峰的容量是250毫升,但回收的空瓶里经常有剩。于是在设计新瓶身的时候,将容量改成了200毫升。

前有冰峰这样老品牌的曲折故事,后面也会有更多的故事上演。

图片 16

斗可乐、败夏天

瓶身变化

1953年西北汽水厂并入西安食品厂,成为六大车间之一。只是当时生产出来的汽水就叫“汽水”,一直到50年代末期,又是因为一场大雪,制作汽水打水的井辘轳被冻的形似一座冰峰,“汽水”才有了自己的名字“冰峰”。

重庆天府可乐:中国人自己的可乐

后来,流行的风头一过,“雪菲力”、“津美乐”因为种种原因悄然退市。可口可乐在考虑得失之后,也放弃了争夺。曾经在暑假喝了无数冰峰的孩子们都已长大,又开始兜转回来寻找童年记忆里那瓶橙黄色汽水。冰峰的销量开始缓慢回升。

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变化,比如:

一座珍物之城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已经有八十多年历史的北冰洋汽水,辉煌时曾登上国宴席,成为款待国际友人的饮品,还和壶瓶子、大茶缸子一起成为当时春晚饭桌上的标配。

1948年,一位在新疆做生意的老板从天津汽水厂购买了一套先进的汽水生产设备,准备到新疆建厂。经西安时,天降大雪,道路被封。无奈,只能就地搞事。把设备留在了西安,并于1951年,在东大街的马厂子建成西安第一家汽水厂——西北汽水厂。紧接着汽水厂被收归国有,并入西安食品厂,成为六大车间之一。

豪情万丈天地间

图片 17

西安的汽水名片:冰峰汽水

但人们还是买冰峰的帐。不是什么厉害的口味,但滋味纯粹。水是纯净水的味,甜是大粒白砂糖的甜,不像果葡糖浆和人工甜味剂那样甜得咋乎。落肚后,回甘是清爽的蜜桔气,在那样火热的夏天,很能催发出幸福感。

冰峰90年代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