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意识一种“龟甲币”行家通过切磋,说:它意味着着一种神秘文明

图片 5

骆越文龟甲币

一提起丝绸之路,我们通常想到的是那条起源于西汉时期,以首都长安为起点,经甘肃,新疆,到中亚,西亚,主要输送中国古代出产的丝绸等商品的陆上通道。事实上,在我国古代,除去陆地的丝绸之路,还有一条比中处丝绸之路更早,并且同样重要的海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主要起点,就是今天的广西合浦。秦汉时期,无数满载珍珠,琉璃,黄金以及丝织品的船只从合浦出发,直达东南亚,西亚,中非,甚至是欧洲各国。如此以来,在合浦,就留下了不少港口遗址。

谢寿球

一、合浦是古骆越的重要文化中心

古合浦郡是古骆越祖母王文化密码“浦”字地名的集中区。古骆越祖母王叫“佬浦”,简称“浦”。“合浦”古音读“甲浦”,意为龙母江和龙母湾(即北部湾,“部”也即是“浦”,“北”意为口)汇合地。“浦北”和“博白”这两个县名骆越古语意均为龙母江口。

合浦有深厚的古骆越祖母王文化遗存。合浦古郡多龙母庙和三婆庙。三婆庙供的是骆越祖母王、龙母和妈祖。民间巫师多解释骆越祖母王是龙母的前世、妈祖为龙母的后世。合浦是蛋家人的大本营。“蛋”也写作“蜒”,在骆越语中“蜒”意为长蛇,《说文解字》说:“蜒,长虫也”,“蛇”的古音读“它”是“蜒”的转音。蛋家人尊崇蛇和龙母。这说明合浦有深厚的古骆越祖母王文化遗存。

合浦曾是古象郡郡治。对于古象郡郡治有说是古越南河内,也有说是今崇左市区。但是崇左市史志《太平府志》(明万历本,见《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却不领这个情,《太平府志》卷一《沿革》篇记载“秦始皇三十三年略定百粤置郡,太平为象郡,象郡驻今廉州”。象郡郡治应是秦始皇经略岭南前的古象郡最繁华之地。象郡驻合浦,足证合浦在古骆越时代是一个经济和文化的中心都市。

二、合浦是古骆越人经营南海的最重要的水事中心和骆越海上航线的始发港。

合浦是先秦时代的骆越繁华之地。学界现在多说合浦是所谓“海上絲绸之路”的始发港,似乎合浦在汉代后才得到开发,这完全经不起较真学者的质疑。古籍《淮南子》记载,“
又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这里的“越”应是骆越,因为只有骆越的合浦盛产“犀角、象齿、翡翠、珠玑”。秦始皇出兵五十万,所要占领的目的地就是骆越的合浦,出动的兵力比攻打战国六国出动的兵力还要多,这说明合浦在先秦时代不是蛮荒之地而是强盛繁华的骆越经济中心。

商代都城所用的贝币、珍珠和占卜的龟甲多产自南海合浦。经专家检测,商代王墓所出土的贝币和珍珠多是产自南海合浦的海贝和珍珠,刻有甲骨文卜辞的龟壳多是南海的海龟壳。这说明南海的合浦与中原已有了密切的贸易往来,合浦在商代就是发达的海上贸易中心。

骆越人在商代就是南海的经营者。南海和北部湾周边地区都出土和出水了骆越人的标志文物双肩石器和印纹陶器。菲律宾古代的水神叫“蛋娅佬”,也就是蛋家人的龙母神。马六甲海峡以骆越人的创世神“姆六甲”命名,这说明在新石器时代骆越人就经营了南海,并开辟了通过马六甲海峡的海上航线。合浦是南海和北部湾周边地区的贸易中心和骆越海上贸易航线的重要港口。

合浦是骆越古国造船业的中心。史书上所记载的战国前最先进的铜船、双体船和羽人海船都是骆越人所造。合浦地区出土的战国前青铜器多有骆越海船的雄姿。这说明合浦在战国前就是骆越古国造船业的中心。

古骆越人是美洲最早的发现者。近代在美国的沿海陆续发现了30多个三千多年前产自珠江流域和中国南海的石锚,这些海舟上的石锚在骆越人的青铜器上都有描绘。这说明骆越人在商代前就到达了美洲。古骆越人是世界海洋文化的开拓者。合浦是骆越海洋文化最早的中心。

隆安骆越文字龟甲片

隆安右江河段出水,年代在3800年前,材质为当地龟甲,文字内容为占卜结果记录。隆安骆越文龟甲片和合浦等地的骆越文甲骨片的发现,说明古骆越人在中原甲骨文字通行前已创制了甲骨文。

图片 1

在广西合浦,考古人员曾经发现一批神奇的龟甲制品,上面还刻有文字。经过研究,发现这些龟甲制品竟然是古时的一种钱币。而且,考古人员还发现,在这些奇怪的龟甲币,竟然代表着一种神秘的文明。这些龟甲币到底是什么时期的钱币,它又代表了怎样的文明呢?接下来,让小编来为您揭秘。

图片 2

图片 3

经过进一步研究鉴定后,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首先,考古人员发现,这些怪器的材质都是一样的,都是用龟甲做成的。其次,怪器上面刻的神秘字符,应该属于古骆越文化时期的文字。今天,学术界已经证实,早在3800年前,在广西地区曾经出现过一个辉煌灿烂的骆越文化。在当时,骆越文化以骆越古国为主,其出现的年代比殷商文化还要早。而且,骆越文化内容丰富,包含稻作,纺织,航运,文字等文化内容,发展水平也很高。甚至对中华文明、东南亚文明乃至世界文明都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图片 4

骆越龟甲币。材质是海龟甲片,年代在新石器时代晚期。龟甲币制作成双肩锛状,上刻古骆越文字。近年来合浦海上丝路始发港的文物不断发现,特别是商代前贸易所使用货币的发现,为古骆越人最早开发南海和开辟海上航线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一番探寻,终于找到怪器的老家了,但是,这些怪器在灿烂的骆越文化中,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一时间众说纷纭,有说是古骆越人随身佩戴的一种饰品,如果真是这样,那考古人员发现的,可能就是当时的一间首饰店了;还有说是一种古骆越人使用的,腰牌一类的通行证,上面刻写的不同文字,就是代表使用者的不同身份。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