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才

姜才
南宋末抗元将领。濠州(今安徽省凤阳县,位蚌埠市东南)人。为南宋末扬州守将。少年时被掳往河北,后逃回淮南从军。因其勇敢善战,为通州副都统。1275年贾似道出兵,他为孙虎臣部先锋,与元军相持于丁家洲(今安徽省铜陵市附近江中)。及孙虎臣败逃,他退至扬州,与宋将李庭芝共守之一。1276年南宋亡,谢太后迁使招降,他发矢射却之。元军掳宋太后少帝北上至瓜州(今江苏省扬州市西南),他发兵四万想夺回未成。后坚守扬州,屡败元军。七月扬州粮尽,他与李庭芝东至泰州被元将阿术围困,部将开门以降,他被都统曹安国擒送阿术,至扬州被杀。

元军攻下长江天险后,分东西中三路向南大举进攻,势如破竹,大有一夜间要把宋廷灭掉之势。而宋军因为没有朝廷的统一指挥调遣,如一盘散沙,有的不战而降,有的元军来到主帅便弃城逃走,鄂州、岳州、黄州、开州、蕲州……先后被攻陷,江淮大片领土尽归元朝所有。
阿术乘机以迅雷之势包围扬州。
扬州守将李庭芝、姜才是元军的老对头,阿术并不陌生。六年前,他和刘整率军围困襄、樊,他苦心经营三四年,好不容易才将汉江封锁牢固。没料想这个李庭
芝,竟以一支招募而成的乡兵,一夜之间,突破了他们的封锁线,救援成功。虽然自己没有和他正面交手,在南宋众多将领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正是这个李庭芝。
阿术一面派人劝降,一面加紧进攻扬州。但李庭芝不为所动,两次斩杀元使,以表其志。看看不能劝降,强攻又一一奏效,阿术在城外筑起长围,想通过实行长久围困,使其粮尽援绝而不攻自破。
由于元军进军神速,李庭芝等刚到扬州就被包围,根本没有什么战略储备。不久,扬州城中粮食已尽,死者满道。宋将张世杰知道扬州困境,立刻召集驻军常州的
和州防御使刘师勇和驻军真州的孙虎臣,商讨合兵救援扬州一事,三支部队有战舰数万艘,兵力达十万多人,合兵全力救援扬州,大军齐集于焦山。
焦山地处江苏丹徒县的东面,耸峙于江心,山峰高耸,峨崖峭壁,天堑幽深,气势磅礴,在碧波万顷之中,犹为“辛流砥柱”、“锁江之石”。险要的地势一下子
吸引住了张世杰。本朝韩世忠曾率领官兵数千人,驻扎于此,凭借险要,以少胜多,大败垒兵。如今自己也肩负同样的使命,豪迈之情油然而生。
“这真是天险呀!”
当他从心底发出这样一声惊叹之后,便马上上产生一个念头:这焦山靠近元军主力所在的建康、扬州,也是元军进军临安的必经之路。阻击元军西进,接应扬州李庭芝,就该在这里摆下战阵,迎击元军。我们何不效仿韩世忠元帅,也在此牵制元军呢?
张世杰想长江天险阻挡不住元军虎狼之师,现在有此天险,再加上我这数万战舰,挡住长于陆上作战的元军,应该不成川题。主意一定,他便与刘师勇和孙虎臣商议:驻扎此地,联台常州张彦响应扬州,并接应李庭芝突围,三军会台后,与元军决战。
怎样才能发挥战舰的作用,阻挡住元军的铁蹄呢?
张世杰又想起了郢州保卫战中的成功做法,利用树桩、铁链封锁江面的经验。阿术的水兵,就是葬送在那些树桩和铁链之间的。如今是浩瀚的长江,深不见底,浩
瀚无边,当然无法在这里栽树桩、扎铁链。不过,总会有封锁的办法,在他的有限的水战经验,他想起了更早的襄、樊之战,那次是在汉江,阿术用铁链将战船相
连,横在江心,非常成功地将我大宋的援军阻住了。为什么我不能川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想到了办法,张世杰满面红光,显得有些激动,“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勾连各船,形成堡垒!”
孙虎臣一看张世杰拿定了主意,便疑惑地问:“张将军有何妙计可以退敌?”
张世杰说道:“要阻挡住敌军的进攻,水面不比陆上,敌人没有炮。那我们便可趁机建一道不可逾越的战阵。如果我们十只大船为一组,用铁索连接存一起,形成
一座巨大的水上堡垒,以方阵的形式,组成强有力的抗击力量,那么威力就会远远高于单只船了。然后,存舰垒上多派军士,多装炮石弓矢,进可攻,退可守,敌军
战船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从这样的堡垒通过。”
孙虎臣献媚地称赞道:“好计!好计!非张大帅想不出这样高明的战法来!”
荆师勇提醒说:“可是,一旦敌人火攻,我们该如何对付?”
张世杰不屑地说道:“我们威力强大,敌军休想靠近我们。退一步井,即使他们靠近我们。我们也不怕!为州么我没有把全部的战船连接,而是十只一组,原因即
在于此。他烧毁了我组战舰,我们还有其他战舰补上去。现在时近七月,长江风平浪静,他们又不是诸葛亮,借不来东风,怎能施姒火攻?刘将军过虑了。”
“当然,”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要多备”白鹞子“一种便于机动的小船),环拱于船阵周围,一作防守,另作追击敌船之用。以前我军
将士一旦遇袭,很多人不以国家利益为上,只顾逃命,结果我大宋丢失大片国土,以致到此境地。今应晓谕全军,严明军纪,船锚江中,御敌中流,没有命令,任何
一方不得撤退,违令者,斩!”
看到张世杰如此胸有成竹,刘师勇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宋军便全力按照张世杰的计划行事。
布阵完工之后,诸位将军齐聚在居中的指挥舰船上,昂首四望,但见辽阔浩淼的江面上,整齐地列着毽垒似的战船方阵,无边无涯。张世杰十分满意地说道:“现在该赶快跟李庭芝大人联络了。我们跟阿术率颖的元军展开战斗,他们就可以冲出城来夹击元军。”
宋军十万战船聚集焦山的消息,传到正在围攻扬州的阿术那里时,阿术着实吓了一跳。他在安置好对扬州的筑围工程后,便马上带着张弘范、董文炳等几个重要将
领,快马驰骋到长江口,登上了南岸观察。只见滔滔碧浪之中,有万千的舰只相连,浩浩荡荡,不见其首,也不见终端,船上各色旗帜迎风招展,场面十分壮观。
看到如此的阵势,众将都愁眉不展。如此以来,元军不仅围刚扬州将面临他们的骚扰,将被迫分兵与之抗衡,而且伯颜元帅要攻克临安,这就是首先要面临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
“敌军以铁索连舰,不便机动,宜实施火攻!”参知政事董文炳说。
“对!想当年赤壁一战,周瑜火烧连营七百里,大败曹操百万雄师,今天我们就用火攻来对付张世杰!”张弘范说。
“那个孙虎臣还没吃够我军火攻的苦头?竟又犯这种过错。”阿术哈哈笑道,“不过,这一次不像上一次,一方面他们舰船高大,不是整体相连,而是每了只为一组,这样就有机动性;另一方面大船前有小船环拱护卫,要想实施火玫,我们也应注意方法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