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州青柯村惊现千年古冢 墓主人身份仍是谜

图片 2

图片 1

专家表示,目前挖掘工作进展顺利,究竟何时才能解开古墓的种种谜团,则要看挖掘工作的进度,才能实施下一步的具体方案。

临安文物馆馆长朱晓东直了直自己的腰,长长地舒了口气。到昨天下午3点,临安锦城街道青柯村发现的千年古墓2号墓穴终于打开。一切没有让这些考古专家失望,2号墓比起先前发掘的1号墓“货色”更多,出土的文物保存完好。更让老朱开心的是,整个墓没有被偷盗过,“很完整,初步认为是晚唐钱宽墓和五代康陵墓之间年代的墓葬,有着承唐启宋的作用,很有研究价值。”
古墓在锦城街道青柯村一座被当地村民叫作后山的小山坡上。连日阴雨,使得山路泥泞不堪。老朱有点窃喜:“要不是下雨,来看古墓的村民还要多,让我们工作很难开展。”
7月24日上午,锦城街道青柯村村民俞忠华在建房挖地基时挖出了一座千年古墓后,远近的村民炸开了锅,小道消息也满天飞,有人说挖到了皇亲国戚,有人说挖到帝王园陵。
很多人每天来这里守着,因为大家都说墓里肯定有很多金银财宝,都想看看。7月29日上午6点半,考古专家由村民发现的墓洞进入1号墓室,到下午6点半左右,1号墓内所有的墓葬品均发掘完毕,发掘的物品有青瓷罐、碗、钱币、文房用具,以及随葬器物如灰岩质墓志一方,专家认定这是个夫妻墓葬,1号墓是男主人墓,而根据对那个年代墓葬习惯,女主人墓应该就在边上。
这让考古专家很兴奋,立刻开始了2号墓的发掘。昨天下午,省市考古专家组在1号墓右侧发掘出了2号墓。朱晓东介绍,2号墓跟1号墓的墓体结构基本一样,保持完整,墓门前有青砖墙作为封门,里面为长方形多耳室,券顶砖墓室,墓室全长近5米多,宽2米,高1.6米,分前后室,后室略呈船形,并有多个壶门和壁龛,符合五代时期吴越国地界的墓葬形制。
2号墓果然是女主人墓,考古工作者从里面搬出了一件件陪葬的器物,有碗,有青瓷罐,还有妇女化妆用的粉盒和水盂。
朱晓东立刻向上级部门汇报了情况,他说,这些文物对研究吴越文化很有价值。
墓主人到底是什么人?朱晓东说可以确定是吴越时期人,但不是皇亲贵族,不过地位较高,大胆猜测是州一级官员。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进古墓前仔细的观察辨认。信息时报记者
黄立科 摄
“可以肯定这是汉晋时期的古墓群,可以证明当时黄埔文冲就有人居住。”昨日,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到黄埔区文冲大田山麓新发现的古墓群进行了初步勘察,发现这是黄埔区目前为止发现最为久远的墓葬。而这个墓群上面,是一个距今500年的陆氏合葬墓,抢修陆氏墓时偶然才发现了这个更古老的墓群。
墓葬群已遭严重损毁
昨日,记者跟随广州市考古所工作人员来到黄埔文冲大田山麓。在漫山遍野的蕉林之中,有一片近1000平方米的空地,正是神秘古墓群的藏身之处。古墓群的地表为黄泥地,空地上有数处青砖垒出的洞口,仅有1平方米左右大小。在空地背后山坡的正中央,有一个半圆形的洞口,通向山体深处,仅见青砖数块,难以窥测其他藏品。黄泥地上已经长出稀疏的杂草。
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介绍,根据他们的初步勘察,这片古墓群初步可确定为汉代至晋代的砖室墓,包含3个古墓,距今约有2000年的历史,是黄埔区目前为止发现最为久远的墓葬,有相当高的文物价值。目前,这3座墓已经有不同程度的损毁:其中一个已全部损毁;一个墓室顶已挖开,墓室被土重新填平;一个墓室已挖掉一半,墓室打开。筑墓砖散落遍地,墓室拱顶砖内壁有花纹。以此推断,数百平方米的古墓群已经受到较严重的损毁。
专家介绍,关于古墓群里面究竟埋的是什么人,有没有珍贵文物,还需要今后进一步的考古挖掘才能知道。
5百年墓下有2千年的古墓
古墓群的发现充满戏剧性。黄埔区负责人介绍,古墓所处之地本来是文冲陆氏第六代祖先陆胜余和妻子陆戴氏的合葬墓,距今已经有不下500年历史。此前,家族中的“拜太公”仪式曾经中断了长达60年。今年5月2日,家族中两位老人担心死后再无人知道此墓,于是集合了20多位后代前来拜祭。谁知,众人来到山脚时却发现,墓碑已经不复存在,迷宫式的墓道却裸露在地表,足有20多条,墓道上方有明显被破坏过的痕迹。
原来,该山地属于文冲社区第十六生产社,今年2月至3月期间,承包人计划种植树木,于是将山地挖土推平,以致破坏了陆氏墓地。发现古墓受损后,陆氏后人立即将情况上报到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抢救性考古挖掘的过程中,考古人员又挖出了更古老的墓,而文冲陆氏第六代祖先的古墓只是埋在这些砖室墓之上的墓葬。

古墓就在这片翠绿竹林的山坡上

现场外围用帆布围起了很大一个圈。记者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看到了村民挖到的墓室洞口,不过,洞口已经被一块门板盖住,并覆上了厚厚一层土。而紧邻洞口西侧的山坡已被挖开,上面露出了两排青砖墙,一堆石头杂乱无章地挡在青砖墙前。据在场的专家称,这些青砖和石堆正是古墓的封门砖和封门石,真正的墓室在青砖墙的内侧。

古墓内景 陶玉其 摄

图片 2

考古专家在测绘古墓外围情况 黄丁宁/摄

本报将跟踪古墓挖掘进展,及时向读者提供相关报道。

图片 3

24日上午,锦城街道青柯村传出了一条爆炸性新闻:村民俞忠华在建房挖地基时挖出了一座千年古墓。获悉这一情况后,省市考古专家立即赶赴现场开始挖掘。昨天是发现古墓的第5天,古墓挖掘进展怎样?墓室主人是谁?记者昨日带着一系列谜团前往古墓挖掘现场一探究竟。
现场挖出古墓断面和排水系统
昨日下午二时许,记者驱车前往古墓所在地锦城街道青柯村。青柯村位于13省道横溪段西侧,沿着山坞一直进去,在一片长满翠竹、被当地村民叫作“后山”的小山坡上,记者看到了古墓。古墓挖掘现场不大,来自省、杭州市的考古专家和十来个挖掘的村民正在紧张作业。现场外围用帆布围起了很大一个圈。记者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看到了村民挖到的墓室洞口,不过,洞口已经被一块门板盖住,并覆上了厚厚一层土。而紧邻洞口西侧的山坡已被挖开,上面露出了两排青砖墙,一堆石头杂乱无章地挡在青砖墙前。据在场的专家称,这些青砖和石堆正是古墓的封门砖和封门石,真正的墓室在青砖墙的内侧。村民们正用锄头、铁锹、铁皮铲、扫帚等工具十分小心地挖掘着,几个考古专家认真地看着挖土的村民,只要村民稍有不当便及时纠正。一位村民的锄头用力铲在了青砖墙上,一旁的专家立即制止,并教给村民正确的挖掘方法,一些青砖缝间的清理工作则由专家亲自来做。当天下午,专家组成员在古墓封门砖、排水口等处均做上了标记,他们一边用卷尺仔细测量,一边绘图。负责现场挖掘工作的市文物馆馆长朱晓东向记者介绍,从26日上午挖掘工作开展以来,已共计挖出土方近100立方米。据了解,负责古墓挖掘的联合考古专家组由省文物局、杭州市和临安市文物馆4位专家组成。24日发现古墓后,省市专家立即封锁了现场并对古墓进行了初步勘察,及时研究了挖掘方案。由于古墓发现时洞口已遭破坏,专家组在第一时间向国家文物局办理了抢救性挖掘手续,并于26日正式进场组织考古挖掘工作。几天来,随着挖掘工作的进行,古墓的样子逐渐展示在大家的面前。据专家透露,目前已找到了古墓的断面和排水系统,清理墓室洞口泥土时,还在古墓西侧发现了另一座古墓。

古墓挖掘现场不大,来自省、杭州市的考古专家和十来个挖掘的村民正在紧张作业。

村民当起临时“保安”
“保护好文物安全始终是发掘工作的重点”。朱晓东表示,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古墓保护工作,就如何挖掘、如何确保文物安全等问题两次进行专题协调研究。除了政府重视,当地村民也给古墓保护很大的支持。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看热闹的村民来了一拨又一拨,可大家都很自觉地站在了围栏外面,不干扰挖掘工作的有序开展,有的甚至还替古墓当起了临时“保安”。村民江红裕的老房子就在古墓边。从24日古墓发现那天起,江红裕和村民江红良、俞忠华、村主任俞小良等人义务担起了古墓的保卫工作。“我们在古墓边拉了个电灯,每夜都守到凌晨四五点才睡,后来市公安局和文化执法大队的人来了,我们还和他们一起值班。”江红裕告诉记者。“村民们对古墓的挖掘工作很支持,说明群众参与文物保护的意识很强,体现了政府保护、群众积极参与的文保工作运行机制。”朱小东这样告诉记者。
墓主身份仍是谜 古墓价值尚待考证
究竟是何年代的古墓?墓主身份是什么?古墓的考古价值有多大?两座古墓是否有关系?所有这些疑问自古墓发现后,一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这些谜团需要等待古墓开启后才能解开。不过考古专家表示,从地层关系初步推断,相继发现的两座古墓应该属同一时期,“夫妻墓”、“家族墓”的可能性比较大。古墓采用了封门石、封门砖等建墓手段,可能处于吴越国时期。工作人员透露,洞内曾发现的墓碑上写有“吴越国”字样的墓志铭。而记者在采访当地村民时,一位大爷称自己曾看到过墓碑,据他称,墓碑上写着“吴越国童土府”的字样。这一说法是否属实,也需要打开古墓后才能获知。专家表示,目前挖掘工作进展顺利,究竟何时才能解开古墓的种种谜团,则要看挖掘工作的进度,才能实施下一步的具体方案。本报将跟踪古墓挖掘进展,及时向读者提供相关报道。

村民们正用锄头、铁锹、铁皮铲、扫帚等工具十分小心地挖掘着,几个考古专家认真地看着挖土的村民,只要村民稍有不当便及时纠正。一位村民的锄头用力铲在了青砖墙上,一旁的专家立即制止,并教给村民正确的挖掘方法,一些青砖缝间的清理工作则由专家亲自来做。当天下午,专家组成员在古墓封门砖、排水口等处均做上了标记,他们一边用卷尺仔细测量,一边绘图。负责现场挖掘工作的市文物馆馆长朱晓东向记者介绍,从26日上午挖掘工作开展以来,已共计挖出土方近100立方米。

图片 4

昨日下午二时许,记者驱车前往古墓所在地锦城街道青柯村。青柯村位于13省道横溪段西侧,沿着山坞一直进去,在一片长满翠竹、被当地村民叫作“后山”的小山坡上,记者看到了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