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马城出土贰零零贰年治河圣兽 身份显赫曾居蜀王府内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发布时间: 2013/1/9 10:37:21 被阅览数: 次 10分钟翻身
生于东汉之前,2000岁高龄,体重约8吨。20多米长吊臂移动,近10分钟后翻身
身披祥云
四腿粗壮、背脊壮硕、屁股浑圆、头部略尖、四脚有蹄,身体两侧绘有祥云
身份显赫
与两年前在天府广场南侧出土的“巍巍大汉”碑是邻居,曾居住“蜀王府”内
天府广场石兽出土追踪
昨日,在成都市中心的天府广场东侧考古现场,老成都人久闻未见的千年神兽终于“翻身”。考古专家带来的消息令人震撼:这头神兽生于东汉之前。也就是说,沉睡约2000年的神兽,比成都“老皇城”的年代更为久远。
洗个澡,身披祥云露真容
昨日一早,天府广场东北侧的考古工地内,来了一辆大型吊车,简易雨棚被移开,神兽腰间被缠起绿色的布匹,继而“五花大绑”。
上午11时30分,工作人员挥起一根细棒,在石兽后背轻轻敲打几下,似是农夫鞭策耕牛。而后,随着20多米长的吊臂移动,3米多长的神兽缓缓起身。近10分钟后,完成“翻身”的神兽在探方内站定,威武气势一览无遗。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石兽身体左侧,尚有被水泥覆盖留下的痕迹。据进入现场的工作人员介绍,上世纪70年代在建修钟楼打地基时,打到石兽身上,因此在石兽身上留下小凹槽。由于各种条件限制,石兽当年被就地回填,基桩则打在石兽嘴部下方的地面。
昨日下午,考古人员小心翼翼除掉表层覆泥和粘土后,石兽的轮廓更加清晰:略尖的头部有一道突起,似是上下颌的分界,腮部还绘有卷云纹;身体两侧绘有大小不一的祥云状花纹;四只脚均刻有蹄;屁股和尾巴也是棱角分明。据进入现场的工作人员介绍,这尊石兽重达8吨。
可能是四川最早的大型圆雕石刻
此前,关于石兽的身份,考古部门一直没有公布结论。昨日下午,在完成现场清理后,包括四川省文物考古界泰斗级人物林向、宋治民在内的多位专家,与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一道,进入考古现场核心区域,为石兽“验明正身”。
“可以肯定,他就是神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毅在结束勘查后表示,此次出土的石兽是一尊比较早的圆雕石刻,这种圆雕石刻在中国实属罕见,“可能是迄今为止四川发现的最早的大型圆雕石刻”。
这尊神兽究竟属于什么年代?此前,坊间曾有一些推测,称这一石兽可能是五代时期的宫苑神兽,也可能与张献忠“江中沉宝”有关。不过,王毅透露,这尊神兽的年代“属于东汉以前”。也就是说,这尊神兽的年龄,起码约有2000年。据了解,石兽被发掘出土的地层属蜀汉末至西晋,根据石兽的外形和制作风格推测,其制作年代可上限为秦汉时期。
王毅还透露说,这尊神兽,与治水有关系。而且,与李冰治水是一个体系的。
溯源:它的出生地 与“巍巍大汉”碑为邻,曾住“蜀王府”
2010年11月,在天府广场南侧的原成都百货大楼工地上,出土了“巍巍大汉”碑。两者相距数百米。那么,“千年神兽”与它有无直接联系?昨日下午,王毅表示,相比石碑,神兽所属的年代更早。
成都历史学家袁庭栋介绍,根据历年来的考古发现,可以肯定天府广场一带一直是老成都的中心。千百年来,这一中心区域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资料显示,公元前347年,蜀国开明王九世迁都成都,在成都平原上建立“北少城”,位置在今天天府广场以北一带。秦灭蜀后,秦惠文王派大夫张仪仿咸阳城,在紧邻蜀王城的南边和西边分筑“大城”和“少城”。今天的天府广场,即处在当时秦“大城”中心略偏西之处。唐代,天府广场原展览馆周围,是一泓五百亩的湖水,名叫摩诃池。前蜀后主王衍环湖兴建宫苑,建筑中即有“瑞兽门”。
公元925年,“前蜀”为后唐灭。此后,孟知祥在成都称帝,国号“蜀”。“蜀王府”虽历经战火,都始终维持在城市的正中心位置未变。
明代,朱元璋之子朱椿被封为“蜀王”,重建“蜀王府”。张献忠攻陷成都后,曾以“蜀王府”为宫,两年后撤离时纵火焚城,“蜀王府”毁于一旦。清代,“蜀王府”的旧址改成了“贡院”。
袁庭栋介绍说,明代蜀王府外城的东城墙就在如今的顺城大街一带。此次石兽出土的位置在顺城大街以西,曾是蜀王府的一部分。
猜想:它的身份 它,不像石狮更像无角犀
此前,石兽被形容为“狮”。然而,从此处出土的石兽来看,“石狮”一说应该不成立。
昨日,成都理工大学教授刘兴诗在看到石兽的系列照片后表示,从石兽的造型来看,最有可能是犀牛、河马或貘。河马的下颚很宽,与此次出土的石兽差异明显。而貘生性胆小,较少被视作祥瑞物使用。因此,是犀牛的可能性更大。
既然是犀牛,为何嘴部无角?刘兴诗分析,主要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石兽原本有角,后来受到损坏。另一种可能,则是古人在制作神兽时,根据动物原型进行了艺术加工。
今日下午解密神兽
神兽究竟是何身世?它身上还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今天下午,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将在考古现场发布权威消息,解密这尊世人关注的“千年神兽”。
成都商报记者王圣 实习生谢天 摄影记者程启凌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秋痕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工地一处考古探方中,有一座临时搭建的棚子。棚子下方,一个近3米长、近2米高的大块头显得很神秘,工作人员在白纸上描绘它的模样。

四川暴雨导致的灾情引发全国的关注。不少网友探讨起此次暴雨成灾的原因。网友“福6666福”表示:“今年初,成都在地下挖出一座千年石兽,不少人说是李冰的镇水‘神兽’,这个夏天果然应验了,现在看来,风水果然是破坏不得的。”相似的言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疯传,一时间,似乎变成了“真相”。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出生高贵

林向说,根据历史史记分析,他个人偏向认同该石兽是李冰治水时埋下的镇水之物。“但地下埋的石器是镇河流的水,不管天上的水,就算这是个灵物,也跟现在暴雨成灾无关,请大家放心。”

发布时间: 2013/1/24 9:09:30 被阅览数: 次
出土近一个月后,天府广场发现的千年石兽明日将搬家。记者从文物部门了解到,石兽将搬迁至金沙遗址博物馆,并在金沙太阳节期间与市民见面。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天府广场考古现场看到,石兽目前尚在文保人员搭建的“保温房内”,除每天的洗澡外,大部分时间都裹着厚厚的被子。(记者
王圣 实习生 谢天)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秋痕


近3米长、近2米高,四腿粗壮,背脊壮硕,屁股浑圆,头部略尖,呈侧卧状睡在探方内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年过八旬的四川大学历史教授林向。长期从事考古研究的林向告诉记者,“‘镇水神兽’并不是一直都在天府广场那,现在放到博物馆里供起来,是归位。”林向说,“镇水神兽”不止一个,历史上陆续都有发现,“这个跟天气变化没有关系。”

附近住户介绍,石兽大约从1个月前开始露出来。考古人员及工人仔细清理周围的土方后,石兽露出真容,并保持着被发现时的姿势和方位。

今年年初,身长3米有余、重8吨的石兽于成都天府广场一侧四川大剧院工地被挖出。

上世纪70年代,天府广场钟楼破土动工之时,一头石兽被发现,但石兽太大,再加上条件简陋,当年未经发掘便回填了,深埋在钟楼下;

近日,“‘镇水神兽’被挖引发四川暴雨成灾”的言论在网上流传。11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相关专家,四川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林向表示,这样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此前出土的石兽与当前天气变化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