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凤

太原耿氏家,过去是大户人家,住宅相当宽敞。但家道衰落以后,一幢幢楼房,大多荒废了。这期间,常常出现一些怪事,譬如说,堂门自开自关,吓得家人半夜里惊叫不已。耿氏对此非常忧虑,不得已,只好搬到别处住,只留下一个看门老头。这样一来,耿家园宅更加荒凉,但有时却可以听到楼里笑语歌唱声。
耿氏有个侄儿叫去病,为人狂放不羁。他对看门老头说,如果再听见什么或看到什么,就赶紧告诉他。到了晚上,老头看见楼上灯光忽明忽灭,连忙跑去告诉耿生。耿生硬要进去看一看,老头劝阻他,他不听。耿生以前就熟悉路,他拨开蓬蒿,七拐八弯地上了楼。到了楼上,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现象。穿过楼道时,他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偷偷看去,看见里面点着一对大蜡烛,明亮如同白日。一个身穿儒服的男子坐在正面,一个妇人坐在他对面。这两人都有四十多岁。男子左边坐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右边坐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四个人围坐谈笑,桌上摆满了酒菜。耿生突然闯进去,他笑着大声说:有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来了!那几个人惊慌之中纷纷躲避,只有那个男子质问他:你是什么人,竟闯入闺房?耿生说:这是我家的闺房,被你强占了。你们在这里饮酒,竟连主人都不邀请,是不是太吝啬了?那男子看了看耿生,然后说:你不是主人。耿生回答:我是狂生耿去病,是主人的侄儿。那男子听了,敬重地说:久仰大名!于是请他入席,并叫家人重摆酒菜,耿生忙制止。那男子便和耿生对饮起来。耿生说:我们算是通家,你们不必回避,请来一起喝酒吧。那男子便喊了一声孝儿,年轻人马上从外面进来。那男子介绍说:这是我的小儿子。年轻人作揖后也坐下了。耿生随口问了问他们的家世,那男子说他姓胡。耿生生性豪爽,谈笑风生。孝儿也很爽朗倜傥。两个人谈得很投机。耿生二十一岁,比孝儿大两岁,因此叫他弟弟。姓胡的男子问耿生:听说你祖父写过《涂山外传》,你知道吗?耿生说他知道。那男子说:我是涂山氏的后代。唐朝以后的家谱族谱我还能记得,五代以上的没传下来,请公子赐教。耿生简要他讲述了涂山氏帮助大禹治水的功劳,他有意夸张,说得那男子高兴不已,他便对孝儿说:今天很荣幸地听到了许多过去不知道的事。公子不是外人,去请你母亲和妹妹来,让她们也知道我们祖先的功德。孝儿便入帏帐,不一会儿,夫人带着女儿青凤出来了。耿生打量青凤,见她体态娇美,眼如秋波,聪慧又漂亮。那男子介绍说:这是我的妻子和侄女青凤。青凤很聪明,记性好,所以让她来听听。耿生又讲了一些历史故事,讲完后就喝起酒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青凤,青凤觉察到了,便低下头。耿生带着几分醉意大声地说:如果能得到这样的美女,皇帝我也不当!妇见他有醉意,便与青凤起身进屋了。耿生后来也告别了孝儿父子,但始终忘不了青凤。到了晚上,耿生又进楼去了,只闻满屋生香,但通宵也没听见半点声响。
为了能再见到青凤,耿生回家后与妻子商量,要把家搬进去。但妻子不同意。于是,耿生就一个人住在楼下读书。第一天晚上他与一个黑鬼相遇,结果鬼反而被他吓跑了。第二天晚上,他刚要熄灯睡觉,忽然听到楼后有开门、关门的声音。耿生急忙去看,发现房里有烛光,仔细一看原来是青凤在里面。青凤看见耿生,吓得赶紧关上门。耿生跪在地下说:我不怕险恶,是为了再见到你。青凤小声说:我叔叔怕你狂放,所以昨晚变鬼来吓唬你,而你竟然不怕。因此,他们已找好新居,正在搬东西,留我一人看守,明天就该走了。我虽与你有缘,但过了今夜,相思也无用。耿生与青凤见面时,青凤的叔叔忽然推门而入,青凤又羞又怕。她叔叔骂道:贱货,败坏我门户!还不快滚!青凤低着头跑了。耿生听到青凤叔叔百般辱骂她,心里很难过,他大声说:罪过在我,与青凤无关!要惩罚就惩罚我吧。但很久没有声音回应他。从此以后,这座楼房内再也没有发生什么怪现象了。耿生叔叔听说后感到奇怪,于是就将房子卖给了耿生。耿生很高兴,很快就把家搬进去了。
这年清明节扫墓回家时,耿生看见猎狗紧追两只小狐狸。一只狐狸朝野外跑去,另一只却惊慌地跑到路上,看见他竟依依哀哭,垂耳藏头,好像在向他求救。耿生可怜它,便解开衣服,把它包在衣服里抱回家。回到家把它放床上,狐狸突然变成青凤。耿生喜出望外,青凤说:刚才与丫头做游戏,想不到发生意外,要不是你救了我,我肯定被猎狗吃掉了。请你不要因为我是狐狸而嫌弃我。耿生便把青凤安排在另一间房里住。
过了两年多,有一天夜晚,耿生正在读书时,孝儿突然走进书房。耿生赶紧放下书本,询问孝儿从何处来。孝儿跪在地上哀告:我父亲遭大祸,只有你才能救他。他本想亲自求你,怕你不肯,所以才让我来。耿生问发生了什么事,孝儿说:你认识莫三郎吗?
耿生说:他父亲与我父亲是同一科考中的世交。
孝儿说:他明天要路过这里,如果他有猎获的狐狸,请你把它要过来。
耿生说:当初他羞辱我和青凤,他的事我不管。除非青凤来,我才肯助他一臂之力。
孝儿说:凤妹已死在野外两年多了!
第二天,莫三郎果然来了。他骑着大马,一大群随从前呼后拥。耿生出门迎接,见他的猎物很多,其中有一只黑狐狸,毛皮上沾满了血污,但皮肉尚存温热。耿生借机对莫三郎说自己的皮大衣破了,要狐皮缝补。莫三郎便慷慨地把黑狐给了他,他转身把它交给了青凤,然后陪莫三郎喝酒。客人走后,青凤把狐狸抱在怀里,整整过了三天它才苏醒过来,几番辗转又变成青凤叔叔。青凤把发生的事细细告诉给叔叔,她叔叔听了以后很感激耿生的救命之情,并请耿生原谅他以前的过错。在青凤的请求下,耿生同意让孝儿一家搬来一起住。从此以后,两家人和睦共处,耿生住在书房里,经常与孝儿谈古说今,他的孩子也渐渐长大,就请孝儿当孩子的老师。孝儿循循善诱,称得上是一位好先生。本文来源:

这个聊斋故事说的是山西太原一户姓耿的人家。这耿家曾是大户人家,后来没落了,原本宽阔的宅院大半都荒废了,还经常闹鬼,耿家人害怕就搬走了,只留了一个老头看门。这耿家宅院因此更加荒凉,有传言说一到晚上那里常常传来奇怪的说话声音。

《神话迷》金沙澳门平台, 分享你心目上的神话!

耿家有个叫耿去病的书生,是宅院主人的侄子,他性格豪爽,胆子非常大,他交代那看门老头,如果耿宅有什么异常就来向他报告。一天晚上,看门老头看到阁楼上有灯光,就跑来告诉耿去病。耿生来到耿家旧宅,拨开茂盛的野草,悄悄上了楼。耿去病只听得楼上屋子里有人说话,他偷偷往屋里看,只见里面点了两只大蜡烛,亮堂堂的,屋里有一对大约四十多岁的老夫妇,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他们团团围坐笑着说话,桌上满是酒肉。耿生突然闯了进去,笑道:“我这个不速之客来凑个热闹。”他们惊吓得四处躲藏,只有一老者出来,问道:“何人闯入阁楼?”耿生道:“这是我家的阁楼,被你占了,你有酒自己独饮,也不邀请主人,太吝啬了吧?”老者将耿生请进席,给他倒上酒。耿生道:“不用回避我这个客人,还请叫上你的家人一起饮酒。”老者喊道:“孝儿。”不久一个少年从外面进来。老者道:“这是犬子。”少年对耿生行礼后坐下。

众人聊起了家族历史。老者说道:“我叫胡义君。”耿生向来豪爽,和众人谈笑风生。老者道:“听说你祖上纂写了《涂山外传》,你可知道?”耿生说知道。老者道:“我是涂山氏的后代。唐代以后的家谱还记得,五代以上的就失传了。希望公子能赐教。”耿生神采飞扬地叙述了涂山氏辅佐大禹治水的功劳,言辞之中多加粉饰夸张。老者听了很是高兴,对孝儿说道:“这些事迹都是我们没听说过,耿公子不是外人,你把母亲和青凤请来,一起听听,也了解一下我们祖先的功德。”不久,一个老妇带着少女出来了。那少女弱柳扶风,顾盼生姿,耿生只觉人世间再无比她更美的人了。老者指着那妇人道:“这是我妻子。”又指着少女道:“这是我侄女青凤,她很聪明,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耿生一边喝酒聊天,一边不停地看她。青凤也感觉到耿生在看她,就害羞地低下头。耿生偷偷轻踩青凤的脚,她急忙收起脚,却并不生气。耿生意气风发,不由拍案道:“要是能娶到青凤这样的女子为妻,就算是当皇帝也不换啊。”老妇人看那耿生有点醉了,就和青凤退下。耿生很是失望,就向那老者告辞出来,但心里却对青凤一直念念不忘。

到了晚上,耿生又来到这阁楼,一直等到天亮,里面却再也没有声音。耿生干脆就搬到了那阁楼下层住下。一天晚上耿生正在读书,一只披头散发的黑脸女鬼,睁开大眼睛盯着耿生看。耿生大笑,用手沾了墨汁,把自己脸涂黑了和她对视。女鬼只好走了。第二天深夜,耿生听到阁楼后的房间有声音传来,他悄悄过去偷看,却发现是青凤。青凤看到耿生,吓得赶紧关门。耿生跪在地上说道:“我不怕危险来到这,就是想再见到你。只要能让我握一下你的手,我死也无憾了。”青凤远远说道:“你对我的一番神情,我怎能不知,只是叔叔管教甚严,不敢违逆。”耿生可怜地说道:“我也不敢奢望与你有肌肤之亲,只要能看你一眼就心满意足了。”青凤犹豫着打开了门,耿生狂喜,拉着她的手拥入怀中。青凤叹道:“这大概是前世的缘份,但是过了这一晚,相思也没用了。”耿生问道:“为什么?”青凤答道:“叔叔怕你,所以让我扮成厉鬼来吓你,可你却不怕。所以我们准备明天就搬走,你让我走吧,只怕叔叔马上就回来了。”耿生不让她走,便要与她交欢,两人正相持着,老者进来了。青凤羞愧得无地自容,低头坐在一边说不出话。老者怒道:“贱人辱没我家门楣,还不快走,等着挨鞭子吗?”青凤低着头急忙走了,老者也出来了。耿生尾随其后听他们在屋里说话,只听到老者不停地对青凤斥责怒骂,青凤在嘤嘤地哭泣。耿生心如刀割,大声喊道:“一切都是我的错,和青凤无关。请原谅青凤,我甘愿受罚。”耿生听到屋里安静下来,就回去睡觉了。从此这老者和青凤在宅院里再没有出现过。